• 中国科技论文统计源期刊
  • 中国科技核心期刊
  • 中国高校优秀期刊
  • 安徽省优秀科技期刊

留言板

尊敬的读者、作者、审稿人, 关于本刊的投稿、审稿、编辑和出版的任何问题, 您可以本页添加留言。我们将尽快给您答复。谢谢您的支持!

姓名
邮箱
手机号码
标题
留言内容
验证码

丙型肝炎病人基因分型与疾病严重程度及免疫活性细胞表达的关系

魏连存 马玉秀

引用本文:
Citation:

丙型肝炎病人基因分型与疾病严重程度及免疫活性细胞表达的关系

    作者简介: 魏连存(1982-), 女, 主管检验师
  • 中图分类号: R512.63

Study on the relationships between the genotyping and disease severity, expression of immunocompetent cells in patients with hepatitis C

  • CLC number: R512.63

  • 摘要: 目的检测丙型肝炎(CHC)病人丙型肝炎病毒(HCV)基因型与疾病严重程度及免疫活性细胞表达的关系。方法选取2017年6月至2018年7月169例青海地区藏族CHC病人为研究对象(CHC组),同期选取170名青海地区藏族健康体检者作为对照组。PCR-荧光探针检测HCV-RNA水平,PCR-反向杂交法进行HCV-病毒基因分型检测,酶联免疫吸附(ELISA)法血清中干扰素-γ(INF-γ)、白细胞介素-4(IL-4)水平,基因型分布与疾病严重程度,血清中INF-γ、IL-4关系;疾病严重程度与INF-γ、IL-4关系分析。结果与对照组比较,CHC组HCV-RNA阳性率、血清中IL-4水平升高,INF-γ水平降低(P < 0.01)。与慢性肝炎轻、中度组比较,慢性肝炎重度组、急性肝炎组HCV-RNA阳性率升高(P<0.05)。不同基因型、亚型分布的病人在CHC不同严重程度分组中HCV-RNA阳性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1)。与HCV基因型1a比较,基因型2a、3b病人血清中INF-γ水平升高(P < 0.01);与HCV基因型1b比较,基因型2a血清中INF-γ水平升高(P < 0.01),IL-4水平降低(P < 0.01);与HCV基因型2a比较,基因型3b血清中INF-γ水平降低(P < 0.01)。CHC不同严重程度INF-γ、IL-4水平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1)。INF-γ水平,慢性肝炎轻度组和中度组、中度组和重度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1),轻度组>重度组、中度组>重度组>急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1);IL-4水平,轻度组<中度组<重度组<急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1)。结论青海地区藏族丙型肝炎病人检测到HCV (1a、1b、2a、3b)4种亚型,其中1b、2a比例较高,1b与疾病严重程度关系密切,1b型INF-γ水平降低、IL-4水平升高。
  • 表 1  2组血清中INF-γ、IL-4水平比较(x±s)

    分组 n INF-γ/(IU/mL) IL-4/(IU/mL)
    对照组 170 4.21±0.36 23.62±1.52
    CHC组 169 3.16±0.25 24.56±1.69
    t 31.21* 5.38
    P < 0.01 < 0.01
    *示t′值
    下载: 导出CSV

    表 2  CHC不同严重程度HCV-RNA比较[n; 百分率(%)]

    分组 n HCV-RNA(+) HCV-RNA(-)
    慢性肝炎轻度组 60 44(73.33) 16(26.67)
    慢性肝炎中度组 46 34(73.91) 12(26.08)
    慢性肝炎重度组 36 34(94.44) 2(5.56)*#
    急性肝炎组 27 26(96.30) 1(3.70)*#
    χ2 12.41
    P < 0.01
    χ2分割检验:与慢性肝炎轻度组比较*P<0.05;与慢性肝炎中度组比较#P<0.05
    下载: 导出CSV

    表 3  不同基因型、亚型分布与CHC不同严重程度病人HCV-RNA阳性的关系[n; 百分率(%)]

    HCV基因型 n 慢性肝炎轻度组(n=44) 慢性肝炎中度组(n=34) 慢性肝炎重度组(n=34) 急性肝炎组(n=26)
    1a 4 2(50.00) 1(25.00) 0(0.00) 1(25.00)
    1b 81 16(19.75) 21(25.93) 21(25.93) 23(28.40)
    2a 50 23(46.00) 12(24.00) 13(26.00) 2(4.00)
    3b 3 3(100.00) 0(0.00) 0(0.00) 0(0.00)
    χ2 24.68
    P < 0.01
    下载: 导出CSV

    表 4  基因型、亚型分布与INF-γ、IL-4关系(x±s)

    HCV基因型 n INF-γ/(IU/mL) IL-4/(IU/mL)
    1a 4 2.16±0.12 24.84±1.06
    1b 81 2.04±0.15 24.73±0.59
    2a 50 3.45±0.21**△△ 24.26±0.84△△
    3b 3 2.90±0.16**△△## 24.68±0.56
    F 688.08 4.84
    P < 0.01 < 0.01
    MS组内 0.030 0.496
    q检验:HCV与基因型1a比较**P < 0.01;HCV与基因型1b比较△△P < 0.01;HCV与基因型2a比较##P < 0.01
    下载: 导出CSV

    表 5  CHC不同严重程度HCV-RNA阳性与INF-γ、IL-4关系(x±s)

    分组 n INF-γ/(IU/mL) IL-4/(IU/mL)
    慢性肝炎轻度组 44 3.47±0.51 24.03±0.61
    慢性肝炎中度组 34 3.28±0.48 24.46±0.43**
    慢性肝炎重度组 34 3.08±0.43** 24.71±0.59**
    急性肝炎组 26 2.65±0.65**△△## 25.26±0.48**△△##
    F 14.71 29.65
    P < 0.01 < 0.01
    MS组内 0.265 0.294
    q检验:与慢性肝炎轻度组比较**P < 0.01;与慢性肝炎中度组比较△△P < 0.01;与慢性肝炎重度组比较##P < 0.01
    下载: 导出CSV
  • [1] 夏幼辰, 陆伦根. 上海地区人群丙型肝炎病毒1b型进化树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 国际消化病杂志, 2019, 39(3): 189. doi: 10.3969/j.issn.1673-534X.2019.03.011
    [2] 孙宏. 慢性丙型肝炎患者HCV核心抗原和HCV RNA检测价值研究[J]. 检验医学与临床, 2018, 15(4): 556. doi: 10.3969/j.issn.1672-9455.2018.04.042
    [3] 常凤霞, 董力, 闫金南. HCV基因分型在丙肝诊断和治疗中的应用探讨[J]. 青海医药杂志, 2016, 46(6): 53.
    [4] 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 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 丙型肝炎防治指南(2015更新版)[J]. 肝脏, 2015, 33(12): 933. doi: 10.3969/j.issn.1008-1704.2015.12.002
    [5] SAITO Y, IMAMURA M, UCHIDA T, et al. Ribavirin induces hepatitis C virus genome mutations in chronic hepatitis patients who failed to respond to prior daclatasvir plus asunaprevir therapy[J]. J Med Virol, 2019, 10(1002): 25602.
    [6] 纪伟, 张勇, 周吉坤, 等. 献血感染丙型肝炎病毒人群的T细胞免疫及与肝损伤的相关性研究[J]. 病毒学报, 2019, 35(3): 357.
    [7] 马玉秀, 于国英, 杨秀兰, 等. 青海地区206例藏、汉族丙型肝炎患者基因分型及临床特征分析[J]. 高原医学杂志, 2018, 108(1): 18.
    [8] 徐辉, 杨伟国, 李永红. 甘肃地区藏族丙型肝炎患者的HCV基因分型研究[J]. 国际检验医学杂志, 2012, 33(17): 2081.
    [9] 张彦芳, 赵冬梅, 张彦敏, 等. 邢台地区HCV基因型分布特征及其与疾病进展和持续病毒学应答的关系[J]. 临床肝胆病杂志, 2015, 31(11): 111.
    [10] KOMOLMIT P, CHAROENSUK K, THANAPIROM K, et al. Correction of vitamin D deficiency facilitated suppression of IP-10 and DPP Ⅳ levels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hepatitis C: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ed, placebo-control trial[J]. PLoS One, 2017, 12(4): e0174608. doi: 10.1371/journal.pone.0174608
    [11] 崔彭华, 李志艳, 张玉娟, 等. 卵巢癌患者外周血Treg细胞和Th1、Th2细胞因子的变化及其与临床病理特征的关系[J]. 江苏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9, 29(2): 66.
    [12] CACHEM FC, DIAS AS, MONTEIRO C, et al. The proportion of different IL-17-producing T cell subsets is associated with liver fibrosis in chronic hepatitis C[J]. Immunology, 2017, 151(2): 167. doi: 10.1111/imm.12720
    [13] GHONIM MA, JEFFREY W, IBBA SV, et al. Sulfated non-anticoagulant heparin blocks Th2-induced asthma by modulating the IL-4/signal transducer and activator of transcription 6/Janus kinase 1 pathway[J]. J Trans Med, 2018, 16(1): 243.
    [14] 杨丽, 吕晓东, 刘妍彤, 等. 参龙煎剂干预肺纤维化大鼠血清IFN-γ、IL-4表达水平影响的实验研究[J]. 中华中医药学刊, 2017, 36(6): 84
  • [1] 刘红红邢宁宁师丽敏李爱军 . 嗜酸性粒细胞百分比和干扰素-γ用于支气管扩张伴支气管哮喘的诊断效能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4): 504-50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4.019
    [2] 张利红徐军 . 丙型肝炎患者5080例Anti-HCV、HCV-RNA及基因分型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5, 40(8): 1108-1110.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5.08.041
    [3] 姚茹冰高佩芳蔡辉 . 甲氨蝶呤对类风湿关节炎CCP/AST分泌白介素-4及干扰素-γ水平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1): 49-51.
    [4] 姜丽娜姚春艳金齐力李柏青 . Th1型相关细胞因子对人中性粒细胞吞噬功能的影响.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8, 33(3): 256-259.
    [5] 曹霞王莲莲罗希 . 妊娠期肝内胆汁淤积症外周血Th1/Th2细胞因子表达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1, 36(3): 276-277.
    [6] 王卫国李玉云张凤陈乐 . 再生障碍性贫血患者外周血单个核细胞T-bet表达及其意义.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9, 34(11): 1021-1023.
    [7] 黄光举张慧玉李娟李佳徐静 . 肿瘤坏死因子相关激活蛋白、CD4+/CD8+、IL-4与儿童细菌性社区获得性肺炎经典炎症标志物的关系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2, 47(4): 482-486.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2.04.014
    [8] 陈庆峰 . 聚乙二醇干扰素联合利巴韦林治疗不同基因型慢性丙型肝炎疗效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6, 41(9): 1167-116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6.09.016
    [9] 杨清峰江泳张旭周磊张爽 . 幽门螺杆菌感染者细胞免疫应答及与胃癌的关系.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8(2): 190-193.
    [10] 姚彬 . 聚乙二醇干扰素-2a联合利巴韦林治疗慢性丙型肝炎7例疗效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3, 37(5): 589-591.
    [11] 陶象男孙悝程霞刘晓云金齐力 . HCV-cAg与HCV-Ab、HCV-RNA及肝功能之间的关系探讨.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9): 1258-1261.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9.028
    [12] 薛永举李雅琳 . 双歧杆菌三联活菌联合5-氨基水杨酸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临床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2, 36(5): 567-569.
    [13] 张志敏季宝玉李琳 . 恩替卡韦联合a-2b干扰素治疗慢性乙型肝炎的疗效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8(5): 621-622.
    [14] 李卫 . 聚乙二醇化干扰素α-2a治疗慢性乙型肝炎2例报道及文献复习.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0, 35(10): 1015-1017.
    [15] 孔评石陶志勇陶莉方强夏惠 . 急性期间日疟患者血浆-干扰素和白细胞介素-17水平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4, 38(3): 295-296.
    [16] 张磊刘传苗 . 恩替卡韦或替诺福韦治疗慢性乙型肝炎病毒感染干扰素-λ3的水平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6): 743-74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6.010
    [17] 李伟何俊楠李冬冬赵守松 . 干扰素与核苷(酸)类似物治疗慢性乙型肝炎对病人外周血调节性T细胞影响的差异研究.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7, 42(7): 875-877.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17.07.011
    [18] 崔甫朦赵守松 . HBsAg < 1 500 IU/mL的慢性乙型肝炎病人联合聚乙二醇干扰素α-2b治疗的疗效观察.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21, 46(6): 735-739. doi: 10.13898/j.cnki.issn.1000-2200.2021.06.008
    [19] 倪龙根 . 丙型肝炎病毒感染与血液透析的关系.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04, 29(1): 92-94.
    [20] 骆江坤方强齐文娟王雪梅 . 人白细胞介素23 p19亚基基因的克隆和序列分析. 蚌埠医学院学报, 2010, 35(6): 545-547.
  • 加载中
表(5)
计量
  • 文章访问数:  183
  • HTML全文浏览量:  72
  • PDF下载量:  0
  • 被引次数: 0
出版历程
  • 收稿日期:  2019-11-26
  • 录用日期:  2020-05-23
  • 刊出日期:  2022-04-15

丙型肝炎病人基因分型与疾病严重程度及免疫活性细胞表达的关系

    作者简介: 魏连存(1982-), 女, 主管检验师
  • 1. 青海省第四人民医院 检验科, 青海 西宁 810000
  • 2. 青海省第四人民医院 肝病二病区, 青海 西宁 810000

摘要: 目的检测丙型肝炎(CHC)病人丙型肝炎病毒(HCV)基因型与疾病严重程度及免疫活性细胞表达的关系。方法选取2017年6月至2018年7月169例青海地区藏族CHC病人为研究对象(CHC组),同期选取170名青海地区藏族健康体检者作为对照组。PCR-荧光探针检测HCV-RNA水平,PCR-反向杂交法进行HCV-病毒基因分型检测,酶联免疫吸附(ELISA)法血清中干扰素-γ(INF-γ)、白细胞介素-4(IL-4)水平,基因型分布与疾病严重程度,血清中INF-γ、IL-4关系;疾病严重程度与INF-γ、IL-4关系分析。结果与对照组比较,CHC组HCV-RNA阳性率、血清中IL-4水平升高,INF-γ水平降低(P < 0.01)。与慢性肝炎轻、中度组比较,慢性肝炎重度组、急性肝炎组HCV-RNA阳性率升高(P<0.05)。不同基因型、亚型分布的病人在CHC不同严重程度分组中HCV-RNA阳性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1)。与HCV基因型1a比较,基因型2a、3b病人血清中INF-γ水平升高(P < 0.01);与HCV基因型1b比较,基因型2a血清中INF-γ水平升高(P < 0.01),IL-4水平降低(P < 0.01);与HCV基因型2a比较,基因型3b血清中INF-γ水平降低(P < 0.01)。CHC不同严重程度INF-γ、IL-4水平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1)。INF-γ水平,慢性肝炎轻度组和中度组、中度组和重度组,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P>0.01),轻度组>重度组、中度组>重度组>急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1);IL-4水平,轻度组<中度组<重度组<急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1)。结论青海地区藏族丙型肝炎病人检测到HCV (1a、1b、2a、3b)4种亚型,其中1b、2a比例较高,1b与疾病严重程度关系密切,1b型INF-γ水平降低、IL-4水平升高。

English Abstract

  • 丙型肝炎(chronic hepatitis C,CHC)属传染性疾病,呈全球性,且受地域影响,表现的典型症状不尽相同,同一地区不同民族均可出现丙型肝炎病毒(hepatitis C virus,HCV)易感[1]。HCV RNA作为诊断CHC的“金标准”,在检测CHC中得到广泛应用[2],但受不同基因型影响,诊断可能出现偏差。了解不同基因型与疾病严重程度的关系,对于诊断、分型治疗更有意义[3]。免疫活性T细胞在CHC病人感染中发挥重要作用,增强特异性相关T细胞比例可提高CHC治疗比例,但免疫活性细胞与HCV分型关系尚不明确。本研究通过检测青海地区藏族CHC病人HCV基因型,分析HCV基因型与疾病严重程度及免疫活性细胞表达的关系,以期为诊断CHC提供一定的临床依据。现作报道。

    • 选取2017年6月至2018年7月我院收治的169例青海地区藏族CHC病人(CHC组)为研究对象,其中男116例,女53例,年龄30~52岁,平均(41.16±6.15)岁;同期选取170名青海地区藏族健康体检者作为对照组,其中男120名,女50名,年龄31~53岁,平均(41.66±8.32)岁。2组性别、年龄一般资料均具有可比性。CHC诊断根据2015年中华医学会肝病学分会、中华医学会感染病学分会制定的《丙型肝炎防治指南》的诊断标准[4]。纳入标准:(1)符合CHC诊断标准;(2)藏族;(3)首次确诊;(4)无其他免疫缺陷类疾病。排除标准:(1)青海地区非藏族病人;(2)使用过药物治疗病人;(3)存在明显免疫缺陷病人;(4)伴有严重药物过敏者。本研究获病人及家属知情同意,本研究获本院伦理协会审核并通过。将CHC病人按照上述诊断标准分为慢性肝炎142例(轻度60例、中度46例、重度36例),急性肝炎27例。

    • 人HCV-Ab酶联免疫吸附(ELISA)试剂盒(上海荣盛生物药业有限公司,货号:20170352),PCR-荧光探针检测试剂盒(东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货号:20153400239);PCR-反向杂交试剂盒(中山达安基因股份有限公司,货号:20153402110)。人干扰素-γ(interferon-γ,INF-γ)、白细胞介素-4(interleukin-4,IL-4) ELISA试剂盒(美国abcam,货号分别为:ab108743、ab215089)。AU5800型全自动生化分析仪(美国Beckman),DOF9648型全自动核酸提取仪(TIANFEN),StepOneTM实时荧光定量(qRT-PCR)仪(美国应用生物系统公司),HBHM-9000A型全自动核酸分子杂交仪(广东凯普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病人住院当日或体检者早晨空腹用促凝管采集静脉血约5 mL,对静脉血进行血清分离,血样3 000 r/min离心10 min,收集血清后分装,置于-20 ℃中待测。从-20 ℃冰箱中取出血清,冰上融化,采用ELISA试剂盒对样品初检;PCR-荧光探针检测(qRT-PCR法)检测HCV-RNA水平,检测下限为25 IU/mL,线性范围100~108 IU/mL;高于HCV-RNA检测下限的样品行PCR-反向杂交法对HCV病毒基因分型,可检测6种基因型(1a、1b、2a、3a、3b、6a),本研究检测出4种基因型(1a、1b、2a、3b)。所有步骤均按试剂盒说明书进行。从-20 ℃冰箱中另取血清,严格按照INF-γ、IL-4 ELISA说明书操作进行,检测待检样品INF-γ、IL-4和标准品,450 nm波长处测定各孔的吸光度值(OD值)。以标准品浓度为横坐标、对应OD值为纵坐标绘制标准品线性回归曲线,按曲线方程计算各样本INF-γ、IL-4浓度。

    • 采用t(或t′)检验、方差分析、q检验和χ2检验。

    • 与对照组(14.12%)比较,CHC组(73.40%)HCV-RNA阳性率升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154.94,P < 0.01)。

    • 与对照组比较,CHC组血清中INF-γ水平降低,IL-4水平升高,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1)(见表 1)。

      分组 n INF-γ/(IU/mL) IL-4/(IU/mL)
      对照组 170 4.21±0.36 23.62±1.52
      CHC组 169 3.16±0.25 24.56±1.69
      t 31.21* 5.38
      P < 0.01 < 0.01
      *示t′值

      表 1  2组血清中INF-γ、IL-4水平比较(x±s)

    • CHC不同严重程度病人HCV-RNA阳性率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1),与慢性肝炎轻、中度组比较,慢性肝炎重度组、急性肝炎组HCV-RNA阳性率升高(P<0.05)(见表 2)。

      分组 n HCV-RNA(+) HCV-RNA(-)
      慢性肝炎轻度组 60 44(73.33) 16(26.67)
      慢性肝炎中度组 46 34(73.91) 12(26.08)
      慢性肝炎重度组 36 34(94.44) 2(5.56)*#
      急性肝炎组 27 26(96.30) 1(3.70)*#
      χ2 12.41
      P < 0.01
      χ2分割检验:与慢性肝炎轻度组比较*P<0.05;与慢性肝炎中度组比较#P<0.05

      表 2  CHC不同严重程度HCV-RNA比较[n; 百分率(%)]

    • 不同基因型、亚型分布的病人在CHC不同严重程度分组中HCV-RNA阳性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1)(见表 3)。

      HCV基因型 n 慢性肝炎轻度组(n=44) 慢性肝炎中度组(n=34) 慢性肝炎重度组(n=34) 急性肝炎组(n=26)
      1a 4 2(50.00) 1(25.00) 0(0.00) 1(25.00)
      1b 81 16(19.75) 21(25.93) 21(25.93) 23(28.40)
      2a 50 23(46.00) 12(24.00) 13(26.00) 2(4.00)
      3b 3 3(100.00) 0(0.00) 0(0.00) 0(0.00)
      χ2 24.68
      P < 0.01

      表 3  不同基因型、亚型分布与CHC不同严重程度病人HCV-RNA阳性的关系[n; 百分率(%)]

    • 不同基因型病人INF-γ、IL-4水平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1)。与HCV基因型1a比较,基因型2a、3b病人血清中INF-γ水平升高(P < 0.01);与HCV基因型1b比较,基因型2a血清中INF-γ水平升高(P < 0.01),IL-4水平降低(P < 0.01);与HCV基因型2a比较,基因型3b血清中INF-γ水平降低(P < 0.01)(见表 4)。

      HCV基因型 n INF-γ/(IU/mL) IL-4/(IU/mL)
      1a 4 2.16±0.12 24.84±1.06
      1b 81 2.04±0.15 24.73±0.59
      2a 50 3.45±0.21**△△ 24.26±0.84△△
      3b 3 2.90±0.16**△△## 24.68±0.56
      F 688.08 4.84
      P < 0.01 < 0.01
      MS组内 0.030 0.496
      q检验:HCV与基因型1a比较**P < 0.01;HCV与基因型1b比较△△P < 0.01;HCV与基因型2a比较##P < 0.01

      表 4  基因型、亚型分布与INF-γ、IL-4关系(x±s)

    • CHC不同严重程度INF-γ、IL-4水平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 < 0.01)。INF-γ水平,慢性肝炎轻度组和中度组、中度组和重度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轻度组>重度组、中度组>重度组>急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1);IL-4水平,轻度组<中度组<重度组<急性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 < 0.01)(见表 5)。

      分组 n INF-γ/(IU/mL) IL-4/(IU/mL)
      慢性肝炎轻度组 44 3.47±0.51 24.03±0.61
      慢性肝炎中度组 34 3.28±0.48 24.46±0.43**
      慢性肝炎重度组 34 3.08±0.43** 24.71±0.59**
      急性肝炎组 26 2.65±0.65**△△## 25.26±0.48**△△##
      F 14.71 29.65
      P < 0.01 < 0.01
      MS组内 0.265 0.294
      q检验:与慢性肝炎轻度组比较**P < 0.01;与慢性肝炎中度组比较△△P < 0.01;与慢性肝炎重度组比较##P < 0.01

      表 5  CHC不同严重程度HCV-RNA阳性与INF-γ、IL-4关系(x±s)

    • CHC为传染性疾病,全球影响严重,且HCV易感,促进HCV基因型G到A和C到U的诱导,对于治疗CHC意义重大[5]。CHC存在不同基因型对治疗造成一定困难,了解具体HCV基因型与疾病严重程度的关系可针对性治疗疾病。CHC病人病情亦与免疫相关,特别是细胞免疫发挥重要作用[6]。不同HCV基因型与免疫相关因子之间的关系对于疾病诊断是否存在关联是本研究重点。

      HCV有1~6基因型,50多种亚型,高度变异,受国家、地区甚至民族的影响,中国有1a、1b、2a、3a、3b、6a六种亚型[7]。其中1a是第一个被鉴定的HCV基因型;亚洲地区1b型较多;2a在北美、中国、日本等地均有分布;3b在中国分布较少[8],本研究在青海地区发现1a、1b、2a、3b四种亚型,证明青海地区HCV出现多样化现象。可能受地域或样本量影响,本次未检测到3a、6a HCV基因型。在本研究中CHC病人中HCV阳性率达73.40%,其中HCV 1a型4(2.90%)例、HCV 1b型81(58.70%)例、HCV 2a型50(36.23%)例、HCV 3b型3(2.17%)例。HCV基因型比例可能受人口流动、不良习惯等多方面影响存在差异。不同疾病严重程度与HCV基因型关系密切,肝病中1a、1b型病毒载量明显高于2型、3型,1b型病人进展为肝硬化和肝癌的比例较高,2a型治疗后免疫应答概率较高[9]。不同基因型、亚型分布的病人在CHC不同严重程度分组中HCV-RNA阳性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1a、1b型影响病毒载量;其中1a型导致病情恶化,疾病加重;1b型随着疾病严重比例逐渐升高,可能影响疾病进程。

      Th1/Th2比例失衡是导致CHC发病的主要原因之一,Th1、Th2各因子水平可反映机体免疫状态[10]。INF-γ作为Th1代表性细胞因子,可反映Th1在Th1/Th2中的比例状况。在卵巢癌等肿瘤中INF-γ水平降低可反映Th1状况[11];在CHC晚期肝损伤中INF-γ比例降低,从而降低IL-17比例,促进疾病严重程度[12]。IL-4作为Th2代表性因子,可通过调节IL-4水平来调节Th2水平[13]。INF-γ/IL-4水平可反映Th1/Th2水平[14]。本研究发现,与对照组比较,CHC组血清中INF-γ水平降低,IL-4水平升高。不同HCV基因型比较发现,HCV 1b型血清中INF-γ水平最低,IL-4水平较高,低水平INF-γ、高水平IL-4可能促进HCV诱导成1b型从而影响疾病。同时发现随着疾病严重,血清中INF-γ水平降低,IL-4水平升高,INF-γ、IL-4水平与疾病严重程度有关,可能由HCV诱导成1b型引起。

      综上所述,青海地区藏族CHC病人发现HCV(1a、1b、2a、3b)四种亚型,其中1b亚型与疾病严重程度、Th1/Th2关系密切,推测Th1/Th2向Th2偏移使HCV诱导成1b型,从而加重疾病进程。但本研究并未进一步验证HCV 1b型与Th1/Th2的直接关系,且影响Th1、Th2因子众多,亦可能受别的因子影响,这是笔者接下来研究的重点。

参考文献 (14)

目录

    /

    返回文章
    返回